您的位置:残疾人就业促进网 >> 资讯 >> 自强之星 >> 中外名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编辑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译配家薛范:请注视我,而不是我的轮椅

发布: 2017-10-12 15:48 | 作者: 金波 | 来源: 新民晚报 本网编辑:支离 | 查看: 219次

-->-->

--> ■ 薛范在自己家中 金波 摄-->

-->-->

--> ■ 音乐会后薛范向歌手致谢 林秉亮 摄-->

  ◆ 金波

  1957年,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被一位23岁的上海小伙子首次译成俄语之外的文字,并在我国迅速传唱。

  整整60年过去了,薛范的名字随着他译配的2000多首世界名曲,已成为音乐、翻译界令人神往的“符号”。

  国庆长假结束后,薛范将出席白俄罗斯驻沪总领馆主办的“金秋诗会”。此外,由他主编的新书《白俄罗斯歌曲选》的首发式、由他主讲的“意大利歌曲导赏讲座”,也将举行……这位83岁的翻译家、音乐家、作家,至今仍在为自己喜欢的事耕耘、奔波着。

  1 以每一次音乐会来“倒计时”

  9月8日夜晚,在贺绿汀音乐厅,《薛范翻译世界名曲音乐会——你鼓励我》快结束时,一直悄悄坐在观众席走道旁一辆轮椅车上的薛范,开始缓缓向场外行进,准备上台与观众见面。

  这天,他身着浅色短袖衬衫,精神矍铄,胸前口袋上仍插着支钢笔。

  舞台上,一位合唱团人士拿起话筒对观众说道,“这是薛老的倒计时音乐会。薛范先生不久前发高烧,被送往医院。经检查,他……”

  在后台等候的薛老不明就里,上台谢幕时朗诵起来:“有你们鼓励,我敢上山巅放歌。有你们鼓励,我敢下海战风波。我感谢你们,是你们给了我勇气。有你们支撑,我会坚强地面对生活。”《你鼓励我》中的这段歌词经修改,无意间与“倒计时”前后呼应。

  音乐会上演唱的21首歌曲,有前苏联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在小船上》,西班牙的《鸽子》,意大利的《西班牙女郎》、《热恋中的战士》、《道别》,法国的《我将追随他》,爱尔兰、挪威歌曲《你鼓励我》,以及美国电影插曲《雪绒花》、《渴望你的爱抚》等。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名曲,唤起了观众曾经的青春梦幻、情感的记忆,但猝不及防的“倒计时”一词让很多人一时难以接受。

  合影时,一个来自外地的合唱团团员泪花晶莹:“薛老师,你怎么不告诉我……”事后,慰问信纷至沓来。得知实情的薛范坐不住了:我的病情何必公之于众?

  “请注视我,别注视我的轮椅。”薛范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这样一句话,他素不喜欢别人“煽情”。

  曾有一档电视台节目里请他做嘉宾,主持人没有按双方的约定提问:“你与母亲相依为命,她去世时你什么反应?”当时才60多岁的薛范对答:“我当时在北京,在电话中听到噩耗,心里‘咯噔’一下:下一个该轮到我了……”主持人又出招:“薛老,你译了这么多好听的爱情歌曲,这些歌词很感人,那么你年轻的时候……”薛范灵机一动询问在场的一个小朋友:“‘I love you’是什么意思?”“我爱你。”小朋友笑着回答。薛范话里有话:“这么说来你谈过恋爱?”

  那天,音乐会前,我坐在薛老旁边,只见有位与薛老熟识者问他:“薛老,你的生日在9月吧?”薛范不置可否:不记得了。等那人离去,我“好奇”地追问:“薛老,真不记得了?”他把头微微凑近我:“你呀,我这年纪,还不该忘记生日?”

  几十年来,薛老一直在与自己的身体抗争,在无奈与自尊、自强中谱写辉煌。音乐会前几日,薛老出院后去指导合唱团排练,私下里,他和部分合唱团团员谈起了自己的病情,许多人听了“啊”了一声。薛老开玩笑说:“别紧张,这不是临终音乐会。不过,无论如何,也该算是‘倒计时’音乐会。”

  排练结束,他与大家在社区文化中心门口仍依依不舍地交谈,然后一再谢绝陪送,独自驾着电动轮椅车融入车水马龙。夜色笼罩中,他淡定从容。

  2 因译配《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举成名

  薛范2岁时患小儿麻痹症,从此与拐杖、轮椅结伴。他是震旦附中最后一届毕业生,中学里学的是英语。15岁那年,文化广场的一场音乐会,尤其是下半场的《黄河大合唱》,使他刻骨铭心地爱上了音乐。1952年,他报考上海俄文专科学校,虽成绩优异,但因下肢严重瘫痪被拒之门外。

  他称自己是“啃老族”,因为他自此没有工作单位,没有工资收入。客观上身体状况也不允许:1955年他脊椎动手术,一年多的时间里被裹得像套娃,无法工作。对于自己的未来,他“胸无大志”,就想争口气:凭什么要别人养活我!他只是觉得在文学研究方面似乎可有所作为。不料,通过广播自学俄语的第二年,他译配的第一首前苏联歌曲《和平战士之歌》在上海的《广播歌选》杂志发表,此后一发不可收。于是,主业还没显山露水,歌曲翻译却水到渠成。

  薛范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结缘,是在这首名曲诞生的第二年。在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五首金奖作品榜上,薛范看到《友谊最珍贵》《我们手挽手、心连心》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入列。巧的是他正好有这三首作品的原谱。薛范只用了几个晚上就把它们译配出来了。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在中国不胫而走,薛范也一举成名。“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衷心祝福你,好姑娘,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来自异国的爱情歌曲恬静浪漫,歌词朗朗上口,触动了几代中国人的心弦。

  1972年,薛范开始学习法语、日语,他把翻译的视野投向了更多的国家。

  歌词翻译不是单纯地把原词翻成中文,而是对原词充分理解后的再创作,译者是积极、能动的参与创造者。如何辨别翻译歌曲的好或不够好?9月17日,在上海翻译家协会主办的“译者——读者美学沙龙”上,薛范以自己的翻译实践为例进行了解析:许多优秀的歌词,特别是前苏联歌曲,诗词都很美,而且押韵。如果译词不押韵,那就是不尊重原词;译词信达雅都没问题,但如果配歌出了问题,同样会造成败笔。诗歌翻译与歌词翻译不同,前者姓“文(文学)”,后者姓“乐(音乐)”……

  薛老译配一首歌,快则几小时,慢则可能十几年,如19世纪俄罗斯民歌《草原》,其付出之艰辛可见一斑!

  3 60年来译配了2000多首外国歌曲

  薛老住在老旧楼房底层一套陈设简陋的两居室里。他坐在工作室电脑前,四周堆着各种各样的图书、杂志和其他资料。墙上挂着两幅照片,有一张是20年前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访华时,在北京亲自将象征最高国家荣誉的“友谊勋章”授予薛范。

  薛范每天仍在辛勤工作,就连到出版社送书稿、上菜场买菜也坚持自己做。他独居,但尽可能不麻烦别人,因为快递要钞票,买菜也是健身运动。他认为:“人家帮你,是情分,不是理所当然的。”

  从上世纪50年代起,他写了大量的论文,把翻译歌曲作为研究对象,并撰写出版专著《歌曲翻译探索研究》,国内唯他一人。翻译家不同于翻译匠,因为翻译家有研究,有见解,有思想。60多年来,他译配了2000多首外国歌曲,其中苏俄歌曲约占一半,编译出版外国歌曲集30多种。时间跨度之长,数量之多,国内无出其右;为一位翻译家的作品举办专题音乐会,也仅薛范享此殊荣。1994年,薛范翻译的前苏联歌曲音乐会在北京引起轰动,有媒体把薛范和王洛宾喻为“两大出土文物”。

  有位前苏联音乐界同行评价薛范:“从您杰出的翻译作品中,曲和(汉语)词交融在一起,具有一种特殊的魅力。您对于歌词有着卓越的审美感,把握住词的歌唱性,从而您的译词化为了音乐……正是您,在中国大地上赋予这些歌曲以生命。”

  2005年9月,他获得“中国资深翻译家”荣誉称号。

  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沈文忠认为,薛范酷爱中外文化交流,境界高。他虽行动不便,但足迹遍布社区,带去经典老歌、参加抗战胜利纪念及文化惠民活动,真正做到了“倾情为民”。

  ……

  顺着薛老的指引,我在成捆的纸堆中找到一大沓打印好的书稿校样——《薛范60年音乐文论选(上卷)》。他说目前正抓紧整理下卷,两卷共有1000多页,有望明年出版。

  “我的《音乐文论选》虽然可能学术价值不高,但具有开创性。”薛范又坦言:将来卖不掉,因为外国歌曲翻译、研究后继无人。“以前各省市都有本可刊发翻译歌曲的杂志。现在全国仅剩一家。翻译一首歌,稿费60元。以我的品牌,即使每期都发表一首歌,一年也就700多元,谁还愿意译?”

  今年出院后,薛范身体虚弱,但他仍应邀前往哈尔滨,作为嘉宾出席中俄文化交流活动。他谆谆告诫,在艺术的长河中,各国歌曲珍品相当可观,随着时代的发展,好歌更是源源不竭地涌现。我们应该多接触不同品种、不同风格的歌曲,避免产生音乐偏食症。他不遗余力推广世界各国优秀歌曲,就是希望更多优秀歌曲能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样流行。

声明:凡本站转载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分享。如对版权有任何疑问,可电邮联系cjrjob520@126.com.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须知:
1. 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2. 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信息内容;
3. 发表留言即表明已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

如QQ客服人员都不在线,请发邮件至:cjrjob520@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