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残疾人就业促进网 >> 资讯 >> 热点聚焦 >> 权益维护

上一篇 | 下一篇 |编辑

中国教育最后一块短板:过半适龄残障儿童未能入学

发布: 2018-3-05 11:44 | 作者: 宿慧娴 编辑:支离 | 来源: 80视点网-财新网(见习记者 宿慧娴) | 查看: 396次

导读:(见习记者 宿慧娴)上世纪五十年代起,许多国家就尝试让残障儿童进入普通学校和其他孩子一道学习成长,但在中国,勉强进入普校的少数残障孩子面临学习困难、歧视等多种障碍,却缺乏足够支持。最新调查报告显示,适龄受访残障儿童的义务教育在读比例仅为45%,28%的受访者求

  【财新网】(见习记者 宿慧娴)上世纪五十年代起,许多国家就尝试让残障儿童进入普通学校和其他孩子一道学习成长,但在中国,勉强进入普校的少数残障孩子面临学习困难、歧视等多种障碍,却缺乏足够支持。最新调查报告显示,适龄受访残障儿童的义务教育在读比例仅为45%,28%的受访者求学被拒。

  “融合教育是特殊教育发展的趋势,也是中国教育的最后一个短板。”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许家成对财新记者说。所谓融合教育,来自英文Inclusive education,也被译作全纳教育或包容性教育,指残疾人在不受歧视和机会均等的情况下,在普通教育系统内获得融合的、有支持措施的、优质的教育。

  3月2日,在由救助儿童会和全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联合主办的2018融合教育调研报告发布会上,《适龄残障儿童入学状况调查报告》(下称“报告”)正式发布。

  报告显示6至15岁的受访残障儿童少年中,接受义务教育的占45%。而在2017年,有28%的受访者申请入学失败。原因主要有:非本地户籍引发的问题(如特殊学校不接收外地户籍学生、没有办妥借读手续、需要缴纳借读费/教育基金等)、无法满足学校的标准和要求。

  财新记者了解到,调查样本覆盖除港澳和西藏之外31个省份和直辖市的9484个适龄受访者。

  能进入普通学校学习的受访学生中,很大一部分学习困难。2017年进入普校的学生中,四成面临着退学/休学压力。报告显示主要原因是缺乏专业师资和老师缺乏特教培训。

  在许家成看来,问题的根源是相关法律不易衔接。他指出,《教师法》及《教师资格条例》与《残疾人保障法》及《残疾人教育条例》之间,存在明显的“缝隙”及“空白带”。“《教师法》和《教师资格条例》均未在教师资格中提及融合教育等相关问题,忽略了普通教师应当掌握的特殊教育知识与技能。”许家成在发布会上说。

  师资培养存在立法“缝隙”

  自1994年中国政府背书《萨拉曼卡宣言》起,全纳教育的理念就进入国家的政策和实践。2017年新修的《特殊教育条例》也明确指出融合教育是指将对残疾学生的教育最大程度地融入普通教育。

  一个关键问题是师资。早在1990年12月,中国颁布的第一部《残疾人保障法》中就规定“普通教育机构对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残疾人实施教育”、“普通师范院校开设特殊教育课程或者讲授有关内容,使普通教师掌握必要的特殊教育知识”。

  但相应的职前教育不完善。上述《残疾人保障法》规定与《教师法》及《教师资格条例》中的规定有着很大脱节,且相关的资格考试内容中也未提及特殊教育或融合教育的相关内容。

  在职前培训欠完善的情形下,职后培训开始引起关注。根据北京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教授王雁的一份《普通教师融合教育素养职后培训的政策文件分析报告》,国家层面颁布的政策文件中仅有12项涉及普通教师融合教育素养职后培训。其中,1990年之前有1项、1990-2010年间有5项、2011年至今有6项。

  “总体上看,我国涉及普通教师融合教育素养职后培训内容的相关文件颁布时间较晚,但随着随班就读的发展,相关文件数量增长较快,颁布的时间间隔明显缩短。”王雁表示。

  这之中提到的随班就读,其概念来源于1994年8月23日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教育条例》及其后的相关残疾人特殊教育政策文件。就随班就读与融合教育的联系,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国家经理王晶晶向财新记者解释,随班就读是融合教育的初级形态。

  “随班就读的对象仅有听力障碍、视力障碍和智力障碍三类,且其主要落脚点是‘能不能进来读’,而不是‘怎么能读得好’。”王晶晶说。

  据财新记者了解,随着随班就读在国内的发展,陆续有一些师范院校尝试开设特殊教育或融合教育的公共课程,目前已有70余所师范院校建立特殊教育专业。

  融合教育与教师资格证挂钩?

  之所以如此重视高校中的特殊教育学习,许家成表示这与2015年的教师资格证考试制度改革有着密切联系。

  “无论是从师范教育或者从其他专业毕业的人员,现在都必须通过资格考试才能获得教师资格证,这是成为教师的唯一入口。所以应该在这里把住特殊教育或融合教育的关。”许家成说。

  在教师终生制变为五年一审资格证的前提下,职前和职后的师资培训都为融合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可能。王雁也从职后培训的角度提出了建议:扩大培训对象至所有的普校教师;从特殊教育内容扩展为融合教育;将普通教师培训中涉及全纳教育的内容写进普通教育领域的政策文件中;增加规定的可操作性。

  具体到实施细节,王雁提议可增加随班就读教师的编制、特效津贴,建立资源教室,完善远程教育和送教上门等。

  “相较于国外,我们推行义务教育较晚,有关特殊教育和融合教育的发展也还需要一个过程。”许家成告诉财新记者。据他了解,国外的融合教育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已起步,而在国内,无论是从完善立法还是融合教育课程的增设来看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以更好地贯彻《残疾人教育条例》中“普教优先”的要求。

声明:凡本站转载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分享。如对版权有任何疑问,可电邮联系cjrjob520@126.com.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须知:
1. 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2. 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信息内容;
3. 发表留言即表明已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

如QQ客服人员都不在线,请发邮件至:cjrjob520@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