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残疾人就业促进网 >> 资讯 >> 教育培训 >> 高考专栏

上一篇 | 下一篇 |编辑

盲人参加高考,英语考试要摸32张盲文纸

发布: 2018-6-11 16:07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日喀则报社新媒体 本网编辑:水木 | 查看: 172次

  次仁,日喀则市第一高级中学高三(2)班文科毕业生。6月7日,他跟全国其他高三学子一样,成为一个为自己命运而战的斗士。与众不同的是,他是一位盲童,因为三岁时经历的一次不幸,他双目彻底失明。今年高考,全国总共有两名盲人考生,一位来自山西,另外一位就是次仁。通过镜头,小编全程记录了这位坚强小伙子在高考期间的点点滴滴。
  6月6日,高考的前一天,普布扎西(右)帮助次仁收拾考试所需的用品。普布扎西是次仁的同学兼舍友。高一下学期分文理班之后,班主任曾在班里询问,谁愿意帮助并照顾次仁,普布扎西是唯一一个举手的,因为他从进入一高就读之后,就跟次仁住在一个宿舍。三年下来,接送、打饭、洗衣,普布扎西承担了这些照顾兄弟的所有事情,但他毫无怨言,次仁出去办事,也都由这位兄弟陪伴。

  6月7日8点,高考第一天,在桑珠孜区一中老师边巴罗宗的搀扶下,特意换上一身干净校服的次仁来到了日喀则市一高的门口,等待来接他的专车。边巴罗宗是次仁在桑珠孜区一中读初中时的生活老师,经过批准,在高考期间照顾次仁。
看到次仁,日喀则市一高副校长逄增金上前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鼓励他放松心情,相信自己。

  等在校门口的其他日喀则市一高老师也用轻松的语气与次仁交谈,给他送上了祝福和鼓励,次仁不断坚定地点头。次仁的考场原本安排在日喀则市一高本校,但他特殊的情况甚至引起了中央有关领导的关注,因为日喀则市上海实验中学教室内的摄像头比较清晰,连接好网络之后,视频可以直通北京,所以,次仁的考场发生了变化。

  为了方便次仁往返于日喀则市上海实验中学和日喀则市一高,教育局为他派了一辆专车。在去往考场的路上,次仁话不多,大多是侧耳聆听窗外的动静。看得出来,他想用这短暂的时间尽量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抵达考场后,边巴罗宗老师把次仁搀扶下车。次仁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虽然因为看不见,差点踩空踏板,但小伙子依然笑容不减,相当乐观。

  来自日喀则市三高的监考老师为次仁进行考前检查。次仁非常配合,老师对次仁很和蔼,边检查边安慰他放松情绪,可以在考试前去趟洗手间。次仁笑着说:“我不紧张。”
  因为情况特殊,这个编号为“086”的考场里,只有次仁一个考生,所以他的座次号为“01”。在这个特殊考场里,四张桌子上摆着两台盲文打字机和一摞厚厚地盲文纸。他要用这些完成自己的高考。为了让次仁坐得安稳,考区特意为他准备了一把“老板椅”,次仁说很舒服。

  监考老师对次仁说,自己已经得到了授权,在摸不清题目的时候,他可以为次仁读题。次仁摸着打字机,非常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老师”。

  因为来得比较早,距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次仁独立开始做考前准备,摸索着盲文打字机,很快他就熟悉了,在没有任何人帮忙的情况下,他竟然可以摸到盲文纸,并熟练地把纸张放进打字机。

  11:30,次仁完成了高考第一科汉语的考试,慢慢走出了考场,脸上依然挂着微笑。

  简单用过午饭之后,次仁躺在了沙发上小憩。次仁午饭、休息的地方,由日喀则市上海实验中学提供,同时还安排了一位生活老师跟边巴罗宗一起照顾次仁,次仁睡觉的地方就在学校的一个会议室里。休息之前,次仁跟边巴罗宗和另外一名老师聊聊天,次仁对日喀则市上海实验中学对自己的照顾充满了感激。次仁午睡的时候,边巴罗宗就会保持安静,静静地守候着这个孩子,哪怕接微信,也都小心翼翼,控制自己发出尽量小的声音。次仁可以睡一个小时左右。

  次仁在享用晚饭,这时的他已经结束了高考第一天下午的数学考试。次仁说,自己的心情一直很平稳,没有多少变化。这顿饭次仁吃了一大碗馄饨,看起来他很喜欢这一口。边巴罗宗很欣慰,能好好吃饭,就说明次仁胃口不错,心态也不错。这有利于他后面的发挥。

  6月8日,11点半,高考第二天。次仁还是自己走出考场,他的听觉和感知能力非常强,短短几步路,完全可以不用别人搀扶。在次仁看来,文综和数学是最大的挑战,他觉得题有点难。

  这是次仁高考第二天的午饭,12点开始用餐,以青菜为主,看起来比较清淡,但小伙子吃得依然很香。
  高考第四门考试是英语,因为有听力测试,提前15分钟就要封闭考场,所以次仁早早来到“086”,接受监考老师的检查。考试之后,次仁告诉记者,英语考试自己要摸32张盲文纸,之前没有经过如此高强度的训练。让次仁感激的是,在汉语、文综和英语考试里,经过特许,监考老师给他延长了半个小时的答题时间。“因为在陌生的环境下考试,我也基本没请监考老师读题,觉得自己发挥了70%到80%的水平。”次仁说。

  6月9日上午,次仁的最后一门高考科目藏语文结束了。逄增金专门等候在一高门口,迎接次仁归来。他递给次仁一个信封,里面装了1000块钱。这是逄增金结束援藏任务,返回青岛之前送给次仁的礼物。进入大学之后,次仁不再享有“三包政策”,逄增金希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鼓励并帮助这个在自己眼里非常优秀的学生。“次仁是股清风,他给整个日喀则市一高带来了正能量,激励着所有学生。”逄增金如此评价。

  让逄增金没有想到的是,特别有心的次仁也给日喀则市一高准备了一份礼物。在宿舍里,次仁特意把一本名为《西藏盲童之光》的书用哈达包好,郑重地递给了逄增金。

  在办公楼前,次仁比划出胜利的手势,跟边巴罗宗和普布扎西合影,这是最近6年来,对他照顾最多的两个人,一位是师长,一位是兄弟。次仁说,上初中时,自己经常住在边巴罗宗老师的家里,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不仅是自己的老师,还像自己的母亲。

  次仁跟普布扎西这两位兄弟紧紧握着手,高高举起。他们有相同的愿望,就是能都被西藏大学的藏文专业录取,这样就可以继续在一起并肩战斗了。次仁的愿望是当一名藏文老师,教盲童们学习,散发属于自己的光和热。
声明:凡本站转载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分享。如对版权有任何疑问,可电邮联系cjrjob520@126.com.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须知:
1. 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2. 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信息内容;
3. 发表留言即表明已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

如QQ客服人员都不在线,请发邮件至:cjrjob520@126.com